简叙“高宗梦得說”和“中国梦” 河南傅氏网 - 河南傅氏宗亲联谊会

河南傅氏宗亲联谊会官方网站

简叙“高宗梦得說”和“中国梦”

2017-04-29 11:59 浏览: 494 views 我要评论(494 条) 字号:

摘要:  简叙“高宗梦得說”和“中国梦”中原城市群--丰宇 2017-04-28 18:23:41 删除阅读数:23传承傅圣文化,为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简叙“高宗梦得說”和“中国梦”惟治乱在庶官。官不及私昵,惟其能。爵...

 

简叙“高宗梦得說”和“中国梦”
中原城市群--丰宇 2017-04-28 18:23:41 删除
阅读数:23
传承傅圣文化,为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

​​​

简叙高宗梦得說”和“中国梦”

惟治乱在庶官。官不及私昵,惟其能。爵罔及恶德,惟其贤。

“惟治乱在庶官。”官吏是否尽心尽责,以及腐败如何惩治,是国家治乱的关键。近代所谓“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526页), “官不及私昵,惟其能。”否定任人唯亲。要唯贤试用。重视吏治作用,防止官场腐败。傅说向商王进谏曰:“惟治乱在庶官:官不及私昵,惟其能;爵无及恶德,惟其贤。”治理民众要由众官去执行,故官好则治,官坏则乱。在不是民主选举的制度下,提拔官吏往往看重亲朋好友,一些道德败坏的人则钻营行贿,谋求官爵。傅说义正词严地指出:“官不及私昵”,“爵无及恶德”,选用官吏的唯一标准就是“贤能”。他痛斥官场的腐败作风,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孔子也非常重视官吏的作用,主张任官要用贤能的人。如仲弓问政,孔子曰:“先有司”,“举贤才”,即先要设立主持各种事务的官职,并举用贤才来担任。鲁哀公问:“何为则民服?”孔子答:“举直错诸枉”,即举用正直的人而罢免那些道德败坏者。两位圣人主张整顿吏治,斥责腐败,又是如此默契,步调一致。

虑善以动,动惟厥时。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2015年5月4日在北京会见了朱立伦主席率领的中国国民党大陆访问团。习总书记强调:对两岸间长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和难题,国共两党都要勇于面对,汇聚两岸同胞智慧,积极探索解决之道。双方可以在一个中国原则下进行平等协商,作出合情合理安排。关键是要“虑善以动,动惟厥时”

要考虑妥善之后再行动,要使行动符合时机和需求。

“虑善以动,动惟厥时”这句话,便是出自《尚书説命》中记载的一段武丁和傅説的君臣对话。上至国家施政、下到个人行为,它都具有实际指导意义。

“虑善以动,动惟厥时。”行动不仅要考虑是否善好,而且还要考虑时机。

(一)

 “虑善以动”,考虑好了再行动,“善”就是完善、妥善。这句话的主要宗旨,便是在说明“谋定而后动”。而在中国兵法中,这是非常重要的观点。《孙子兵法》里有一篇就叫“谋攻篇”,说“上兵伐谋”,最好的军事手段,是战略性的布局而非实战性的厮杀。

所以说:“谋定后动”,“谋”比“攻”更重要;“虑善以动”,“虑”比“动”更重要。谋虑在前、行动在后,这可以最大程度减少伤害、可以最大效果取得收获。

“谋定”之后、“虑善”之后,就要考虑该怎样去“动”。动,在不同的形势需要时,呈现出不同的形态反应。

(二)

第二句话“动惟厥时”,行动要把握正确时机、行为要符合形式需要。这便是一种“合时宜”的智慧

很多的错事,只是因为没有在合适时机去做,好事才变成了坏事,那便叫做“不合时宜”。

(三)

2015年11月09 日,在“习马会”上,马英九先生也说了一句让人印象极深的一句话:“知之非艰,行之惟艰。”“非知之艰,行之惟艰”一语出自《說命三篇》中篇。用现在的大白话来说就是:“懂得道理并不难,实际做起来就难了!”

 “非知之艰,行之惟艰 这个用法是大有出处的,孙中山《建国方略》的序言里就多处出现,他提到禁锢国人几千年的旧思想是阻止民国事业建设发展的大敌,所谓“知之非艰,行之惟艰”也。

马英九先生引中山先生引用的《尚书.說命》,颇有承继道统、政统、学统的意思,此外“知行之道”也是蒋先生最仰慕的王阳明心学的核心。

大家知道吗?习近平今年5月4日在北京会见国民党主席朱立伦时也引用了《尚书·說命》中的话“虑善以动,动惟厥时”,认为对两岸间长期存在的分歧和难题,国共两党都要勇于面对,要考虑妥善之后再行动,要使行动符合时机和需求。从这个角度看,马英九先生再次引用《尚书·說命》“知之非艰,行之惟艰。”也是对习总书记的一种善意回应。

历史证明,傅說,不仅是我国最早的建筑学家、科学家、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也是我国最早的教育家,是目前我国有文字记载(甲骨文)以来象形文字创始人之一。是早于孔子近800多年的中华第一圣人。


简述“高宗梦得説”与“中国梦”系列之二

惟木従绳则正,后従谏则圣

圣人傅說有着历史的传奇,他向商王武丁进行谏诤的言论主张彰显他的高风亮节,它的价值可与记录孔子言行的《论语》相媲美。傅說纳谏是他为商相最美好的闪光点,自商王武丁把傅說请入宫中、举以为相,并命他“朝夕纳诲,以辅台德”后,傅說曾多次向商王进谏,君王要从谏如流。傅說告于王曰:“惟木从绳则正,后从谏则圣。后克圣,臣不命其承,畴敢不祗若王之休命!”孔传:“言木以绳直,君以谏明。君能受谏,则臣不待命其承意而谏之,谁敢不敬顺王之美命而谏者乎!”君王作为一国的首脑,智力毕竟有限,往往会考虑不周而出现偏差,必须听从大臣和百姓的进谏才能圣明。如果君王欣然受谏,大臣敬顺王命而谏其不足,这将是一个多么和谐而不断进步的社会!孔子也主张对君王进谏。《论语·宪问》记:“子路问事君”,孔子曰:“勿欺也,而犯之。”朱熹注:“犯,谓犯颜谏争。”孔子自己就曾通过弟子向鲁国执政者进谏:“君子之行也,度于礼:施取其厚,事举其中,敛从其薄”,并指出季氏的行为是“不度于礼而贪冒无厌”两位圣人主张大臣进谏、君王从谏,前后呼应,一脉相承。

《全唐文》卷十 大致这样解释:树木虽然弯曲,但在绳子的作用下就会变得笔直;君主有时候做事虽然没有道理,但要是能够接受意见并做出改正就会变得圣明。唐太宗曾说“此木虽曲,得绳则正;为人君虽无道,受谏则圣。”也是有感于此。贞观十八年唐太宗谓侍臣曰:“凡事皆须务本,国以人为本,人以衣食为本,凡营衣食,以不失时为本。夫不失时者,在人君简静乃可致耳。若兵戈屡动,土木不息……可得乎?”(太宗)又谓曰:“汝(指太子李治)知舟乎?”对曰:“不知。”曰:“舟所以比人君,水所以比黎庶,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尔方为人主,可不畏惧!”见其休于曲木之下,又谓曰:“汝知此树乎?”对曰:“不知。”曰:“此木虽曲,得绳则正。为人君,虽无道,受谏则圣。”意思是说唐太宗李世民看到太子李治乘船,就问他:“你知道船是怎样运行的吗?”回答说:“不知道。”唐太宗说:“船好比君主,水好比是百姓,水能浮载船,也能推翻船,你不久将做君主了,怎能不畏惧!”看到他(李治)在弯曲的树下休息,又问他:“你知道弯曲的树如何能正直吗?”回答说:“不知道。”李世民说:“这树虽然弯曲,打上墨线就可以正直成材。做君主的虽然有时做出一些荒唐的事,但是虚心接受谏诤就可以圣明,这是圣人傅說讲的道理,可以对照自己作为鉴戒。”由于唐太宗李世民虚心纳谏,以魏征等大臣做镜子,铭记《从谏则圣》之道理。虽则经历南北朝和隋唐几十年战火,利用短短十几年的治理就形成了盛唐时期的贞观之治。最近十八届六中全会习总要求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带头“从谏如流、敢于直言”,起到以上率下、树立榜样的“领头雁”“排头兵”作用,敢于以“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的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锐利武器”,切莫让其“生锈”“钝化”。正像傅説“明王奉若天道,惟木従绳则正,后従谏则圣,后建邦设都”的理论思想相一致。

惟天聪明,惟圣时宪,惟臣钦若,惟民従乂。

惟天聪明:也就是说老天是最聪明最公平眼睛是最亮的世间所有的事他都知道。惟圣时宪:圣,即最高统治者大王,统治者是上天赐给国家的,他们的统治是适合当今社会发展需要的。惟臣钦若:臣——官员,官员是执行圣上旨意的,大王所制定政策需要大臣不折不扣的执行。惟民从义:民,平民百姓,从义,服从,上天让统治者制定的制度老百姓必须唯命是从。作为惟天聪明,惟圣时宪,惟臣钦若,惟民从义是儒家尚敬思想的核心。在奴隶社会真理掌握在上帝手里,世间拥有天下的大王可以学习它,奴隶主中服从于大王统治的人才可以间接地得到信仰,奴隶接受王和王臣的统治才可以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和怎么做。惟天聪明,惟圣时宪,惟臣钦若,惟民从义对于奴隶制的商王朝朝廷的意义非常重要。他不但形成了奴隶社会君君臣臣、上尊下卑的礼仪制度,也在于它完成了一种有利于统治的宗教改革,改革的地方是人们得到神旨的方式。商朝不再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而是强调人的认识与真理比较起来存在巨大的差别,这就是儒家尚敬思想的核心内容。商王已经通过学习,成为百姓的神主,臣要钦,民要从,这也是儒家思想最初的皱行。到过故宫的都知道,乾清宫正间正中设御案、宝座、屏风等,高悬清顺治帝御笔亲书的墨底金字“正大光明”匾,它是清朝皇帝的祖训,作为治国、修身、平天下的基本准则,表明皇帝执政光明磊落和正大无私。左右四柱四幅楹联,是康熙、乾隆要求后代子孙的道德标准和治国安邦的道理。殿堂的楹联,前面一对楹柱上是康熙皇帝的御笔:“表正万邦,慎厥身,修思永;弘殿五典,无轻民,事惟艰。”后面一对楹柱上是乾隆皇帝的御笔:“克宽克仁,皇见其有极;惟精惟一,道积于厥躬。”乾清宫名称的含义就是皇帝遵循天的法则,永清海内。

有部电影,皇帝后面的屏风上好像写有“惟民、惟臣、惟圣、惟万、惟首出”,这也是让历代帝王告诫自己和子孙皆应遵循天道,以民为本,惟精惟一,道积厥躬,才能是惟民从义。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的治理,关键在君王,重点在百官。

惟口起羞,惟甲胄起戎,惟衣裳在笥,惟干戈省厥躬

《說命三篇》中有傅說对商王武丁纳谏说:“惟口起羞,惟甲胄起戎,惟衣裳在笥,惟干戈省厥躬。”其意是说:君王如口出不善,引起羞辱,就会带来灾祸;如用甲胄攻伐不当而起戎兵,就会造成大乱;衣裳在箧笥代表职级,一定要慎重发放给称职的人;干戈武器在府库,一定要省察其人德才身堪将帅,然后授予。君王的语言、决策、用兵、授命,必须谨慎。“惟口起羞”喻言语不慎,足以招灾惹祸。《太平御览》引晋傅玄口铭:“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大方便佛报恩经》:“佛告阿难:人生世间祸从口生,当护于口甚于猛火。猛火炽然能烧一世,恶口炽然烧无数世。猛火炽然烧世间财,恶口炽然烧七圣财。是故阿难,一切众生,祸从口出。口舌者,凿身之斧,灭身之祸。” 《韩非子·外储说左上》:“夫良药苦于口,而智者劝而饮之,知其入而已己疾也;忠言拂于耳,而明主听之,知其可以致功也。”《史记·留侯世家》:“忠言逆耳利于行。”俗语: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老子》第四十四章:“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春秋战国有则晏子使楚的故事:春秋末期,齐王派大夫晏子去访问楚国。楚王仗着自己国势强盛,想乘机侮辱晏子,显显楚国的威风。
  楚王知道晏子身材矮小,就叫人在城门旁边开了一个五尺来高的洞。晏子来到楚国,看了看,对接待的人说:“这是个狗洞,不是城门。只有访问‘狗国’,才从狗洞进去。楚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接待的人立刻把晏子的话传给了楚王。楚王只好吩咐大开城门,迎接晏子。
  晏子见了楚王。楚王瞅了他一眼,冷笑一声,说:“难道齐国没有人了吗?”晏子严肃地回答:“这是什么话?我国首都临淄住满了人。敝国有个规矩:访问上等的国家,就派上等人去;访问下等的国家,就派下等人去。我最不中用,所以派到这儿来了。”
  楚王安排酒席招待晏子。两个武士押着一个囚犯,从堂下走过。楚王看见了,问:“他是哪里人?”武士回答说:“犯了盗窃罪,是齐国人。”楚王嘻笑地对晏子说:“齐国人怎么这样没出息,干这种事?”满朝文武以为这一下可让晏子丢尽了脸了。谁知晏子确说:“大王怎么会不知道?淮南的柑橘,又大又甜。可是橘树一种到淮北,就只能结又小又苦的枳,也许是两国的水土不同。”楚王说:“我原来想取笑大夫,没想到反让大夫取笑了”这是惟口起羞最好的典范。

惟甲胄起戎,惟衣裳在笥,惟干戈省厥躬。纵观古今中外历史,无论是拿破仑与希特勒或是秦始皇与努尔哈赤,以及当今的美欧联盟。皆因他们具有历史时期的先进武器,才是各地战争频发到处兵戎干戈不断。继而是衣不在笥,干戈省阙躬,违背普天之下百姓和平发展之意。

傅說又纳谏道:“王惟戒兹,允兹克明,乃罔不休。”他要君王慎戒此“惟口、惟甲、惟衣、惟干戈”之事,信能明政,无不顺意美好。傅說对于君王的教诲,真可谓循循善诱,苦口婆心。孔子当时也经常教诲君主、执政者:如齐景公问政,孔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意即君主的语言、行为,要像君主的样子已达“王惟戒兹,允兹克明。”且能做到“允怀于兹,道积于厥躬。”从以上《论语》中孔圣人的观点可以进一步证明,傅説先圣的治国方略是形成儒家思想最基本最早棸行。也是老子道可道,非常道,道积于厥躬等道家思想理论的基础。在說命三篇中,傅說以简洁高超君王对话,形成了一个较为完整的理论思想体系。对殷商以后几千年来许许多多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的思想基础具有重大影响,也是后来产生儒家“孔孟之道”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傅說的理论思想,是一种治国理政灵魂,她具有长期的指导意义和实用价值。于是2014年7月习总书记在世界科教文组织会议提到傅説思想,推崇中国传统文化,为实现伟大‘中国梦’竖起的一面光辉旗帜。


简述“高宗梦得説”与“中国梦”系列之三

惟治乱在庶官。官不及私昵,惟其能;爵罔及恶德,惟其贤。“惟治乱在庶官”治和乱在于众官,官职不可授予亲近,当授予那些能者;爵位不可赐给坏人,当赐给那些贤人。任命官员不要从私心、喜爱出发,而是凭其能力来考虑;封爵时不要封无德的人,而应封贤能的人。推荐家族以外的人不舍弃仇人,推荐家族以内的人不舍弃亲人。孟子说:“不信任仁德贤能的人,国家就会空虚;没有礼义,上下的关系就会混乱,没有好的政治,国家的用度就会不够。”    官吏是否尽心尽责,以及腐败如何惩治,是国家治乱的关键。近代所谓“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版,第526页),这个我在最早“高宗梦得説与中国梦”论述(一)中提到过。 所谓“官不及私昵,惟其能。”否定任人唯亲,要唯贤试用。重视吏治作用,防止官场腐败。傅說向商王进谏曰:“惟治乱在庶官:官不及私昵,惟其能;爵罔及恶德,惟其贤。”治理天下治理民众要由众官去执行,故官好则治,官坏则乱。

在奴隶制的商王朝,既不可能有民主选举制度,皆实行世袭和王封,任用官吏往往看重亲朋好友,一些道德败坏、不学无术的人则钻营行贿,谋求官爵。傅說义正词严地指出:“官不及私昵”,“爵罔及恶德”,选用官吏的唯一标准就是“贤能”,封官赏爵一定要封给品德好有才能的决不能任人唯亲。他痛斥官场的腐败作风,这在当时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孔子也非常重视官吏的作用,主张任官要用贤能的人。如仲弓问政,孔子曰:“先有司”,“举贤才”,即先要设立主持各种事务的官职,并举用贤才来担任。鲁哀公问:“何为则民服?”孔子答:“举直错诸枉”,即举用正直的人而罢免那些道德败坏者。圣人傅説、孔子主张整顿吏治,斥责腐败,真可谓步调一致。实践证明历史上的孔子、汉高祖刘邦、唐太宗李世民“知人善任,任人唯贤”的施政理念正是傅說文化思想的充分体现和发扬。

汉高祖刘邦,他深知文不如张良、武不如韩信,后不如萧何,可他知人善任,任人唯贤。汉刘邦深谙此理,用韩信带兵,张良出谋,萧何保后,都安排得有条不紊,刘邦也因此而成为他这个领导集团的核心。最终是大汉朝成为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上最繁荣、最昌盛、延续时间最长的封建王朝。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用人之道:考其德行,察其道艺敕政责躬,防伪杜渐,庸官懒政,误国之害,执政为民,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禄随之,众邪远之,神灵卫之,爵官其贤,用之其能,所作必成,国之兴也。三国的时候,刘备临死时,对儿子刘禅不放心,除了把他托付给丞相诸葛亮,还给他写下了一封信来教育他。信中说:“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惟贤惟德,能服于人。”这是说,不要认为这件事情小,坏事就可以胡作非为,好事就可以不做;只有品德良好才能让人信服。后来,刘禅在诸葛亮的辅佐下,蜀国一直有天府之国之美誉。诸葛亮死后,刘禅开始宠信宦官,逐渐放纵自己,最终蜀国被曹魏所取代。

《說命三篇》中篇中,傅說公又说,一个国家治理,关键在君王,重点在百官。所以,任用官吏不可顾及私下亲近的人,要看他的才能。授爵位的时候,不要赏赐品德不正的人,要看他的贤德。凡事要合乎“天理”再行动,行动也要选择时机。

2016年12月2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要完善政绩考核评价机制,治理庸官懒政,对实绩突出的要大力褒奖,对工作不力,为官不为、懒政、怠政的,要公开曝光,坚决追究责任。这正是“惟治乱在庶官:官不及私昵,惟其能;爵罔及恶德,惟其贤”的最好应用和体现。习总指出各级官员务必做到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才能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简述“高宗梦得説”与“中国梦”系列之四

虑善以动,动惟厥时。有其善,丧厥善;矜其能,丧厥功。惟事事,乃其有备,有备无患

“虑善以动,动惟厥时”我在第一篇简述“高宗梦得説与中国梦”已有详解。就有“有其善,丧厥善;矜其能,丧厥功。惟事事,乃其有备,有备无患”做一探讨。“有其善”就是说夸自己美好,“丧厥善”就会失掉其美好;“矜其能,”夸自己能干,就会“丧厥功”失去其成功。对各方面可能发生的事,都应有所防备,有准备才没有后患。傅說向王进言曰:“惟事事,乃其有备,有备无患。”事事:所有事,备:防备;患:患难。事先有准备,就可以避免祸患。

先秦·左丘明《尚书》中《左传·襄公十一年》曰:“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而无患。”其意为事先有准备,可以避免祸患。 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割据,列强纷争,战火连绵不断。在争斗中有的急剧崛起,成为霸主,有的是国破人亡,消失无踪。所以说:有备无患是立国保民之道。 从军事方面说,有备无患指在和平安定的环境下,不要放松警惕,要时刻想到战争的危险,并从精神到物质做好充分的准备,否则安而忘危,就要付出血的教训。《孙子·谋攻篇》中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意思是说,在军事纷争中,既了解敌人,又了解自己,百战都不会失败;不了解敌人而只了解自己,胜败的可能性各占一半;既不了解敌人,又不了解自己,那只有每战必败。官渡之战,赤壁之战以及最近电视剧演的《长征》中的土城、四渡赤水等等都是很好的例子。《孔传》中说:“事事,非一事”,亦即各方面的事,比如外敌的入侵,旱涝等自然灾害,宫廷内部的纷争,官场的腐败等。对于这些可能发生的事,一定要有所防备,如训练军队、积贮粮食、订立制度、加强督察等,有备才能无患。傅說的这些话,言简意赅,表现了一个政治家高瞻远瞩的智慧和才能。孔子在其言论中,也有备战、备荒、防止动乱的主张。如《论语·颜渊》记子贡问政,孔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朱熹注:“言仓廪实而武备修,然后教化行,而民信于我。”圣人孔子的防患意识,政治意识不仅仅是同先圣傅説的思想相一致,应该充分说明傅説的理论就是儒家理论思想形成的基础。现代科技高速发展,无论是军事科技还是卫星上天,科学家们每一次成功都是经过无数预案也就是有备无患而最终取得成功。

从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卜辞青铜铭文记载中解析,武丁时期商王朝强盛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农业、畜牧业的发展。自盘庚迁都商王对农业、畜牧业生产非常重视,农耕开垦的土地面积扩大,农作物的产量不断增加,畜牧业也繁殖兴旺。人心安定,国力增强;二是对周边经常来侵犯、骚扰的游牧部落给予有力的打击。经过长期不懈的治理与对外征伐,武丁统治下的商王朝势力超过以往任何一位商王,成为商朝历史上的鼎盛时期。这样的业绩,当然与最高大臣傅說长期精心的辅佐是分不开的。特别是傅說那些金光闪闪、刚正不阿的谏言,会使商王武丁头脑清醒,时刻想到一个君王的责任。傅說因为遇到英明的君王,使他的才智得以充分发挥。武丁盛世,生产发展,民生改善,四方大多部族被征服和归附,商朝因为傅說的辅佐而得到大治,声名远扬。傅說辅佐武丁56年,成就了武丁王殷商复兴的梦想,实现了武丁中兴,且不为名利,功成退隐。这在3300多年前的社会只有圣人傅説才有这么高的政治觉悟,先圣傅説这种精神充分体现了道家思想“为而不争”的最高境界。因此,他像所有被后人景仰的英雄一样,永载史篇。据不少史料中记载,傅說死后化成一颗星宿,叫“傅說星”即“天策星”。

傅說是商王武丁中兴时期最主要的辅政贤相,他对商王的谏诤言论,条理分明,精辟深刻,成为商王治国的座右铭;他上提醒君王武丁,下统领百官,真可谓“惟事事,乃其有备,有备无患”特别是他亲自实践,辅佐商王发展生产,改善民生,富国强兵,传达王命,调兵遣将,征伐常来侵扰的周边游牧部落和氏族、方国,扩大疆土,四方归服,成为商朝历史上最强盛的时期,也是古代世界历史上最鼎盛时期。傅說以他精辟深刻的思想理论和行政实践的光辉业绩,不愧成为我国历史上最早的“圣人”。今天,在这个非常的历史时期,习总书记提出:“打铁还需自身硬”,对内每一位国人都应有最强的基本功,内外兼修才能强国,才能御敌,才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简述“高宗梦得説”与“中国梦”系列之五

无启宠纳侮,无耻过作非。不要开宠幸的途径而受侮辱;不要以改过为耻而形成大非。这样思考所担任的事,政事就不会杂乱。不可宠爱小人而自讨轻侮,不要认为有过错而文过饰非。有这样一句谚语:普天之下唯小人与妇人难养也。且不讲过去封建思想,就历代上上下下多少仁义君子、正直忠君报国之士被小人的谗言所陷害、所歪曲是自己遭受不白之冤,身受临蓐。这就是无端招致豢养小人就会自取纳诲。关于无耻过作非大部分的解释“不要认为有过错而文过饰非”其实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不要以为自己有过错,就什么事都不敢做不去做而文过饰非。应该改过自新,励精图治有所担当,这为下句为惟厥攸居,政事惟醇的前后照应。熟读《說命三篇》的都知道:为惟厥攸居,政事惟醇的意思是如果事事都谨谨慎慎的,求得合乎天理(与下句事不师古,以克永世,匪説攸闻遥相呼应),那政事还怕不纲举目张。这也是先圣傅說公建议武丁王对国家危机管理机制策略的政事惟醇和大胆创新。

汉惠帝刘盈每天去见他娘吕雉不方便,就修了天桥式的近道,却压了为他老爹举行衣冠出行仪式的路,宗庙礼仪的官员叔孙通就忙进谏,说这坏了礼仪,在旁边再修一条公道既不坏礼仪也显示惠帝之功际。
司马光真对叔孙通这种做法批评说:“为人君者,固不以无过为贤,而以改过为美也。今叔孙通谏孝惠,乃云‘人主无过举’,是教人君以文过遂非也,岂不谬哉!”其实,司马光的斥责,只说了一个层次。傅說“教导”商王武丁王“无耻过作非”,说得更明白:“一旦以纠正错误为耻,就会铸就更大错误。”
孔传:“开宠非其人,则纳侮之道。”《左传·定公元年》:“启宠纳侮,其此之谓矣。” 杨伯峻注:“开宠端而终受侮也。”子贡说:“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黩予祭祀,时谓弗钦。礼烦则乱,事神则难

关于“黩于祭祀,时谓弗钦”也就是讲:无论国家或个人举行祭祀事神活动,不宜过于频繁,应当有所节制。傅說向王进谏曰:“黩于祭祀,时(是)谓弗钦(敬)。礼烦则乱,事神则难。”此言乃有感于时事而发。商王武丁其时经常进行祭祀活动,因而引来野鸡飞上鼎耳鸣叫。大臣祖己及时向武丁训诫曰:“王司敬民,罔非天胤,典祀无丰于昵。”(《尚书·商书》)意思是说,君王的主要职责在于谨敬民事,民事无非天所继嗣的常道,通常的祭祀不要用特别丰厚的礼品于近亲之庙。祖己的训诫还比较客气,而傅說称商王的行为是“黩于祭祀”,意即滥用祭祀,这是不敬的行为。礼过烦就会乱,达不到奉事鬼神的效果。傅說的诤谏大义凛然,目的是要君王关心民事,爱惜财物。孔子对于鬼神迷信,亦表示要远离其事。他说:“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论语·述而》称:“子不语怪、力、乱、神。”两位圣人对于鬼神的态度和做法,又是如此志同道合。

在古代奴隶制社会,傅説作为殷商时期的历史人物,我们要以历史辨证主义去看待去分析他的思想。武丁王能用梦求贤,傅説自然就要与时俱进运用他在远古时期那浓厚的神灵环境和忠君思想,敬奉神灵、迷信天地,即时规劝武丁王“黩于祭祀”“礼烦则乱”。应该把精力用到百姓身上,体察民情才能国泰民安,国运享通。据历史记载,武丁王也是查看灾情累死在河南西华一代(现在他的墓地还保存完好)。

从以上两点不难看出,傅説唯事事不仅仅要远小人近君子更要关心百姓疾苦,为民从义,实现殷商王朝的强大复兴。


简述“高宗梦得説”与“中国梦”系列之六

人求多闻,时惟建事,学于古训乃有获。事不师古,以克永世,匪説攸闻。

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人要多听各方意见,特别是学习古训,提高道德修养。傅說进谏曰:“王,人求多闻,时惟建事,学于古训乃有获。事不师古,以克永世,匪(非)說攸(所)闻,……念终始典于学,厥德修罔觉。”这里傅說反复强调的学道。人特别是君王和各级官吏,要“多闻”,才能“建事”,即办好各种事情。“古训”是祖先流传下来的经验总结,“事不师古”而要长治久安是不可能的。自始至终经常念念不忘学习古训,遵循学习古代好的方式方法经验,人的道德修养便会在不知不觉中提高,这是极其有用的。孔子也经常申述学习和提高道德修养的重要性,譬如:“学而时习之,不亦说(悦)乎!”“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多闻,择其善者而从之”等等。子路问君子,孔子曰:“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两位圣人在人要多闻学习、提高道德修养方面,相隔800多年他们的思想是多么一致,甚至所用词语也十分相似,这决不是偶然的,这是孔圣人对傅説思想的传承与发扬。

从傅說大义精准的谏诤言论可见,他为人正直,心胸开阔,思想敏锐,关心国家的命运和人民的生活,善于学习,知识渊博,有道德修养,敢于提出不同意见,批评当时的不正之风和陈规陋习。以他的学识和德行,不愧为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圣人”。他的许多言论主张,与春秋末年的孔子遥相呼应,成为上古时期最有影响力的两个杰出人物。

惟学,逊志务时敏,厥修乃来。允怀于兹,道积于厥躬。惟斅学半,念终始典于学,厥德修罔觉。

    “惟学”想学习、要学习。“逊志”,放下身段,放下架子,引导浮气落地。只有学习了才知道谦虚,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即“务时敏”,学而时习之,是积极的态度。“乃来”不是外加一个东西上去,而是自己在学习中修悟出来.
惟敩学半,念终始典于学,厥德修罔觉。
“惟教学半” 教人才知道自己原来还没有学会,而教人的同时也就是学,教与学各占一半。典,经常,常常、法定。始终用经典来磨砺思想,成为真正的学习型民族和学习型个人,才有真正的前途。“厥德修罔觉”德行不知不觉地增长,这是渐行的道路,也是最快的道路。孔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三人行必有我师。”人生学习要心志谦逊,务必时刻努力,所学才能增长。也就是说教人是学习的一半,她自始至终都是在学习,只有不断的学习,道德的增长就会不知不觉。

《礼记》学记篇有三处最重要的部分都贯穿了《說命》思想理论。“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是故古之王者,建国君民,教学为先。”《說命》曰:“念终始典于学。”其此可谓高度统一!

   “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說命》曰:“学学半。”其此之谓乎!"故安其学而亲其师,乐其友而信其道,是以虽离师辅而不反也。《說命》曰:“敬孙务时敏,厥修乃来”,其此之谓乎!

一是、教学并重"和"教与学相互发生作用"的道理.同时,指出学生的学习,虽然必须依赖于教师的引导,但教师的作用仅仅占了一半,必须靠学生自己的努力和思考。教师虽然以教人为主,但遇到困难的时候还需要补修学业以求精进,所以教师也是教人学习各占其半。这种"教学相长"和教学各半的原理是极可宝贵的见解。

二是、强调了教育的重要性:“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是故,古之王者,建国居民,教学为先。《說命》日:‘念终始,典于学’,其此之谓乎!”玉石不经过雕琢不会成为好玉;人如果不学习,就不可能知晓真理。

三是、无论是夏商前期,还是春秋秦汉以后,古代的统治者建立国家、统治百姓,都优先发展教育事业。特别强调了教育的重要性,即使在《說命》“念终始典于学”上,也始终念念不忘的是教育。教育不仅对人的全面发展产生重要影响,国家的命运也系于教育。《学记》根据《說命》的理论思想在教育史上首次明确提出“教学相长”的命题,把教与学看作是教学过程中紧密相联、互相促进的共同体。“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是故学然后知不是,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就是说,教与学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人们只有经过学习实践,才会发现自己的知识水平不够,也才会推动自己更勤奋地学习;只有通过教学实践,才会发现自己的困惑之处,也才会促使自己进一步进修提高。教与学是不断深入、不断发展的同一过程的两个方面,教因学而益深,学因教而日进。

现在的科学发展更是离不开教育,教育是国家文明、国家文化发展的基石基础,国家复兴首先是文化复兴。


根据甲骨文记载,自商王武丁举用傅說为宰相后,他曾经指挥商王朝的行政、军事、农业、狩猎、外交等各方面的事务。发布或传达王命,向诸侯下达商王的征伐之命;前往商都附近的城邑处理政务,处置朝臣。管理商王朝的重要农业基地,视察种黍及外出主持籍田礼;代替商王出外狩田,率众进行大规模的狩猎活动;调遣诸侯国的兵力,去阻遏西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扰等。从史资记载,武丁中兴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农业、畜牧业的发展。商王对农业、畜牧业生产非常重视,农耕开垦的土地面积扩大,农作物的产量不断增加,畜牧业也繁殖兴旺,人心安定,国力增强。二是:对周边经常来侵犯、骚扰的游牧部落给予有力的打击。经过长期不懈的治理与对外征伐,武丁统治下的商朝势力超过以往任何一位商王,成为商朝历史上的鼎盛时期。这样的业绩,与最高大臣傅說长期精心的辅佐是分不开的。特别是傅說那些金光闪闪、刚正不阿的谏言,使商王武丁头脑清醒,时刻想到一个君王的责任。傅說因为遇到英明的君王,使他的才智得以充分发挥,商朝因傅說的辅佐而得到“大治”,声名远扬,终圆武丁兴国安邦之梦。

读过《說命三篇》的都知道,傅說和商王武丁的君臣对话最主要是:他对商王的谏诤言论,大胆泼辣,精辟深刻,成为商王治国的座右铭;也进一步印证了傅説理论思想的形成与完善。特别是他亲自实践,辅佐商王发展生产,改善民生,富国强兵,扩大疆土,四方归服,成为商朝历史上最强盛时期。傅說以他光辉思想理论和精辟深刻的行政实践业绩,成就了他一生建筑科学家、军事家、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不朽桂冠,也是目前我国有文字记载(甲骨文)以来象形文字创始人之一。不愧成为我国历史上除王良之外,唯一被后人追封为星座即“天策星”的最早被皇封的圣人,是早于孔子近800多年的中华第一圣人。

我上次讲过,3350年前,武丁求梦得贤,实现世界历史上武丁盛世,今天习主席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这也是一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追梦。法国拿破仑大帝说过,中国是东方一只熟睡的雄狮,一旦梦醒将会是世界为之震惊!三千多年来,我国历史上还从没有哪位皇帝以“梦”实现国富民强的,如今,我认为习总的“中国梦”它们不仅是历史的巧合,更是历史的必然。

现在,我们正按照习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全面恢复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振兴民族经济的方针,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中原傅氏     傅万生


                                             2017年4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