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氏故事】190年前傅姓家书 传递“填川”族人浓浓乡愁 河南傅氏网 - 河南傅氏宗亲联谊会

河南傅氏宗亲联谊会官方网站

【姓氏故事】190年前傅姓家书 传递“填川”族人浓浓乡愁

2015-09-02 14:33 浏览: 2693 views 我要评论(2693 条) 字号:

摘要:  【姓氏故事】190年前傅姓家书 传递“填川”族人浓浓乡愁清朝末年,一封书信从湖南送往四川广汉的傅姓家族。万水千山间,写信的和收信的虽分居两省,却是实实在在的宗亲,有着相同的祖先。原来,广汉这支傅姓家族是清初从湖广省迁到四川的,他们收到信时已在川...

 

【姓氏故事】190年前傅姓家书 传递“填川”族人浓浓乡愁


清朝末年,一封书信从湖南送往四川广汉的傅姓家族。万水千山间,写信的和收信的虽分居两省,却是实实在在的宗亲,有着相同的祖先。原来,广汉这支傅姓家族是清初从湖广省迁到四川的,他们收到信时已在川定居了上百年。收信后,他们随即作了回复。

近日,家住金堂的傅姓研究者傅勇,展示了190年前这一来一往两封收录在清代道光年间族谱里的信件。傅勇说,这两封信,均“书法笔墨之美,文采意境之精”,我们能撕开清初从湖广填往四川的傅姓族人生活的一角,有机会一窥“填川”这一特殊人群对故土的思念。

来信情深 随信还送当地特产

傅勇介绍,那封从当时的湖广省宝庆府武冈州岩山(今天湖南邵阳市)送来的信,写于1824年,有700多字。从族谱记录上看,到1825年正月才送达广汉傅家人的聚集地。来信由武冈州的傅达材所写,写好后派家族后生傅松青送到四川。广汉这边回信则由傅达文执笔,仍由傅松青送回岩山。

从回信上看,松青不仅带来了信,还捎来了兰竹香笋等老家特产,赠给广汉的傅氏人家。

傅勇推测,这应该不是两地傅家族人的第一次通联,早在嘉庆己巳年(1809年),湖南岩山老家的傅达璥还送过族谱到四川。“由于路途遥远,两家这样正式的书信其实并不多,正是因为往来信件少,才会被记载到家谱。”

傅勇还介绍,或许两家人虽少有书信往来,但百年间还是有口信传递,所以对住址并不陌生。对送信的傅松青来说,艰难的蜀道是送信途中最主要的难题。从信上看,那信于1825年正月初四送到四川。

信件内容 遥寄异地思亲之情

湖南来信中,傅达材先是把四川夸了一番,然后夸奖广汉傅氏发展得不错,“产业有数千,俱属自创”,再说明写信的意图是:“思骨月隔断山川三千里,念祖宗南柯梦里一相逢。弟怀念有日,不得亲近家庭之光,谒见无由,徒暮宛在之思。”

湖南方面,写这封信的主要目的,在于“念祖宗当归家刊碑而致祭;思宗派当归家理族而问亲”,希望四川广汉的傅氏能派人同松青一同回湖南看看。

四川方面,回信略长,开头回应来信对四川的赞美,说四川虽美,却始终敌不过家乡。表达了对老家族人对祖坟照管的感谢和不能回来的遗憾以及不能和族人相聚的纠结。两封信都不算长,但能感受到对亲人、对故土的深深眷念。

傅氏入川 并非只有广汉一支

傅勇说,迁到广汉的始迁祖是傅宦和,定居在三水镇,当时迁了10多口人。那封信件写于清朝道光年间,表达了对入川很久的族人的深深思念。

当然,广汉这支傅氏,并不是唯一一支从武冈过来的傅家后人,清康熙年间,湖广省宝庆府武冈州有个傅宦瑚,他携四子入川,去的地方就不是广汉,而是成都府金邑白果场柳滩坝(金邑就是今天的金堂)。据光绪八年的一块墓碑记载,傅氏迁到金堂的原因是“家运困阨”,而“闻西蜀为天府之区,田美人稀”。

傅宦和的后人,则是在几十年后到的广汉,前后时间不同,但两支族人有着共同的祖先和相同的字辈。

另外,傅勇认为,根据自家傅姓家谱和族谱的记载,他们很可能是元末明初名将傅友德的后人。傅友德曾随朱元璋打天下,做过太子太傅,后被冤杀。2011年,傅勇曾专程到湖南邵阳,在祖先碑前简单祭拜。



来信原文:




盖闻西川得天地之钟灵而亭亭秀质,获山川之毓秀而落落英姿,鲁州一狂士,饮酒百篇诗;梓潼一贤哲,接统圣贤。傳藉此二哲,美不胜数矣!今我 称公苗裔居西川汉州人等百余口,皆属英豪,产业有数千,俱属自创。思骨肉隔断山川三千里,念祖宗南柯梦里一相逢。弟怀念有日,不得亲近家庭之光;谒见无由,徒暮宛在之思。

溯我傅氏迁居岩山始祖公:惟春二代,天爵三代,道先四代,久週五代,永通六代,行质七代,万贵八代,世瑾九代,为乾十代,添幾十一代,韬洤十二代。洤公生四公:龙、淹、欿、卯。惟我龙、淹二公,不忍弃先人之故墓,终老于毛家山。欿公居城步。卯公,字成称,生明朝隆庆五年辛未七月初七日亥时,卒万历四十八年十月二十四日,葬青龙手;配刘氏,葬火陂头虎形。刘氏生允倖,葬火陂头;配张氏,葬白虎手三派。张氏生型跟,字良辰,葬青龙手;配尹氏,葬庙山。 尹氏生宦和、宦章,章无传。宦和葬白虎手象形,配林氏,葬庙山;生二公:仕馥、仕为。 馥公上川,为公过继我宦余公为长子,字帝毓,配朱氏,后乾隆甲申年男妇十八口,绑家上川。系我宦余公,仍归宦和,至今六十余年,未见一人归家。卯公所葬阴地,处处皆

美,惟有白虎手象形。人人道白虎手象形主大富大贵之地,居老屋者葬未得其正气,惟张氏婆虽葬三派,上下左右四傍无一穴可比此大富大贵也。念 祖宗当归家刊碑而致祭;思宗派当归家理族而问亲。其嘉庆年间岩山三房达今,寄有书信,未见刊碑祭坟之念,故而宦余曾孙达材以修鸾笺而达西川。挟书者松青,亦我公之子也。望卯公之孙子,或同松青而归家,或护信而归家。一纸封章,伏冀情流万万,数行泣泪,惟希体量多多。有怀难吐,不尽书书。

此书敬达西川汉州

卯公之孙子鉴照

道光乙酉年春正月初四日至

来信译文:

1824年底【湖南武冈州岩山老家傅达材送四川广汉的信】

早就听说川西平原汇聚着天地的灵气,山川哺育着它亭亭的丽质。那里的读书人飒爽英姿、像(文化发达的)齐鲁地区读书人中的狂生(西汉蜀郡守文翁首刨官学,使蜀地学风大振,‘比于齐鲁’;学生随郡守身边实习,有随便出入官府之狂);那斗酒诗百篇的李白,号称梓潼一贤哲的文昌帝君(指晋朝人张育,忠孝两全,后人立祠以祭,唐宋皇帝多次加封;道教奉为天上管教育、主宰人间功名禄籍的官),也因转籍到川西胜地而成为二位贤哲。人杰地灵的佳话,真是美不胜收啊!

现在我成称公(九卯公,即十二代韬洤公的第四子)苗裔,居住在川西汉州的100多人,皆属英豪,有产业数千,而且都是自创。常思骨肉隔离万水千山,常念祖宗只能在梦里相见。弟怀念多日不能亲近,家族的温馨拜见无门。只能坐在家里浮想翩翩,追忆溯源。

我们傅氏迁居岩山的始祖公,惟春是第二代,天爵是第三代,道先是第四代,久週是第五代,永通是第六代,行质第七代,万贵第八代,世瑾第九代,为潠第十代,添幾第十一代,韬洤第十二代。

洤公生四子:九龙、九淹、九欿、九卯。龙、淹二公不忍心离开祖先的故墓,最后老死于毛家山。欿公迁居城步。卯公字成称,生于明朝隆庆辛未(1569年)七月初七日亥时,死于明朝万历四十八年(1619年)十月二十四日,葬于青龙手。配偶刘氏,葬大陂头虎形。

刘氏生允倖,允倖葬大陂头,允倖配张氏,张氏葬白虎手三派;张氏生型跟,字良辰,型跟葬青龙手,型跟配尹氏,尹氏葬庙山;尹氏生宦和、宦章;宦章无传人。

宦和葬白虎手象形,宦和配林氏,林氏葬庙山;林氏生仕馥、仕为。仕馥上川。仕为过继给宦章为长子,字帝毓,配朱氏,在乾隆甲申年(1764年)一家18人搬家上川,因挂念我宦余公仍归宦和,至今60多年,未见一人归家。

九卯公所葬的坟地,处处皆美。惟有白虎手象形是主大富大贵的地方,葬在老地方得不到正气。只有允倖妻张氏,虽葬三派,但上下左右四方,无一墓穴可比此大富大贵之地。

惦念祖宗,应当归家刻碑祭祀;思虑宗派,应当归家问族探亲。

早在清嘉庆年间,傅氏岩山三房达今寄来书信,说未见到对祖坟有刊碑祭礼的想法。所以,宦余公的曾孙傅达材写此书信送达西川,送信者是松青,也是我祖公的儿子。

希望九卯公之孙或同松青而归家,或护信而归家。一纸厚封家书,乞望情流万万;数行泣泪,只望体谅多多;有怀难吐,不尽此书。写此信寄送西川汉州。

卯公之孙子鉴照

道光乙酉年(1825年)正月初四日至



回信原文:





蜀山虽奇,终不若九嶷之盘曲;锦水即秀,亦难胜三湘之濚洄。他乡故国之思,未尝不时悬于梦寐也。我傅氏自嘉庆己巳年达璥兄送谱来川,迄今几二十载。云山顿隔,莫修尺素之书;桑梓云遥,未奉办香之敬。是西南异居,几同牛其风也。幸而达材贤兄,念一脉之宗亲,通万里之情愫,爰命松青寄书到蜀,越本年正月初四日,始抵汉州住宅,又分送以兰竹香笋,意至厚也,情至浓也。悃悃欵欵,蔼蔼如之。所谓千里分甘园蔬直逾至味;百年修意家书直抵万金。因谢其厚惠,览其姿心,叩其乡曲,始知父老子弟共奋风云,家敦五典三愤之训,人谱阳春白雪之词,将来人文蔚起,洵有增于家乘之光也。且达明兄与梦霖等将登仕籍,事业经纶,又安知不继金玉之品而绍霖雨之望也哉!

来函所载源流世系,一一吻合。但我九卯公以下,多系单传,血食之不斩者殆几希耳!祖墓天之涯,子孙地之角,秋霜春露之余,每不胜怆然,动念潜马,出涕者矣!向托 集峸贤兄护顾,深感厚意,迅闻兄等频年经理,幸未等诸荒邱乱冢。但此时不加培植,嗣后代远年湮,碑残碣断荒烟蔓草之间,势必有拜汾阳之墓而不知者。据书所言术者,相我张氏婆之坟主大富大贵,此堪舆之通论,未足深信,不计其富贵不富贵而荣寝之;当修孝养之宜尽,又为后世子孙所难辞其责者。

兹者松青欲归,挽留不住,因赠别焉。弟等理宜偕之乡,省其祖墓,笃其宗亲,斯追远报本之心,聊以自慰;睦族敦伦之念,稍觉自安。奈人事不齐,一时遂难如愿。迟此数年以后,或命子侄以代往,或偕兄弟而俱来,仰承指视,荷蒙关照,然此亦后日事也。所函相托者,自卯公之墓以下,无论张氏婆一冢,凡属我无子孙在彼料理者,均再仰兄等一并照管,代为祭扫。兄具孝子仁人之性,笃思明谊美之行,即数十世之支派,尚且视为一体;矧一则龙公之裔,一则 卯公之后,骨肉最近,根气不远,脉脉相关之情,谅必愈久弥挚。庶先灵永沐其馨香,远人长怀其德意,九泉之下罔怨恫者。即百世之后蒙恩惠,幽冥感戴,天必相之。异日科弟联绵光大前人者,定卜诸兄等之门矣!至嘱至嘱!遥感遥感!至于帝毓公之下落,闻自我处,移居彭县之米筛泉,至今五十余年矣,未闻音耗,不知近代子孙何如耳。而云归我宦和公者,皆恶传也。

嗟乎!一本之亲,不能聚首;九族之地,何日同游。望洞庭兮,心戚戚!思岣嵝兮,泪涔涔!人孰无情?谁能遣此?而吾因之有感矣!今夫鱼凫蚕丛,古称天府,碧鸡金马,素号名区。造文翁之石室,此中大有贤人;访司马之琴台,当日原多奇士。而我混迹其间已凡几辈,尚不能涵濡薰陶,光耀门弟,以衣锦而还乡,其何以对武攸之 先灵,岩山之 故老也哉!可知侥幸云路不必期诸他乡;丕振家声是所望于故里。想今日两地家话,吐尽断金之心,愿他年三殿胪传放出调羹之手!

回信译文:

1825年正月【四川广汉九卯公之后傅达文广汉回信】

蜀山虽奇,终不如九嶷山之盘曲;锦水即使秀美,也难胜湘江之溁洄。远在他乡、思念故土的情怀,未尝不时刻浮现在睡梦中。

我傅氏自嘉庆已已年(1809年),达璥兄送族谱到四川,至今近20年。因千山万水间隔,没写过一封信;祖地远在天边,未烧半柱香致敬。在西南异居,彼此相隔的现实,如同风马牛一样根本不能相及。幸而达材贤兄,惦念我们是同一血缘的宗亲,决心沟通远隔万里的亲缘,派松青送信到四川,跨年于本年正月初四日,才到达四川广汉傅氏的居住地,又分别送兰竹香笋特产,真是情深意浓,至诚至敬,和善可亲。真所谓千里分亨园中菜,其甘美简直超过它的本味;相隔百年的家书,其情意简直可抵万金。籍此答谢你们的厚意,领受你们的良苦用心。再询问故乡变化,才知道父老兄弟们都在仕途上拼搏,家家都厚重四书五经的训示,力争名门望族的声誉,如此下去,忠孝仁义的高雅子弟必然蓬勃兴起,其中定有光宗曜祖的子孙。加之达明兄和萝霖等将入仕途,他们在官场中经营,哪能知道就没有杰出子孙连续进入仕途的希望呢?来信所记载的源流世系,一一吻合,但我九卯公以下,多系单传,祭祀不间断大概就希少了。

祖坟远在天涯,而子孙却在地角,每当秋深春残的时候,心境凄惨,情丝涌动,心酸泪就夺框而出了。

过去托集峸贤兄护理祖坟,深感他的厚意,近来又听说兄等年年都在护理,有幸未让祖墓成为荒丘乱坟;但此时不加以培修,今后年代久远,碑碣残断,若后人祭拜汾阳之墓,势必有分不清墓主的情况。

据来信所说,有阴阳道士查看傅氏祖墓,说傅允倖之妻张氏的坟墓主大富大贵,此风水先生的通论,不值得深信,不必去计较它是不是主富贵,但墓地应当修整,孝道是应该尽的。这是后世子孙不可推卸的责任。

眼下松青要归家,因挽留不住,只能赠别了。说实在的,弟等理应陪同回乡,看望祖墓,厚敬宗亲。只有这样,这颗怀祖报本之心,才能籍此自慰;这种亲近亲族、厚重伦理的惦念,才稍觉宽心。遗憾的是人事都不具备,短时间内骤难如愿。只有晚几年后,委派子、侄代表我等前来,或者带领兄弟一齐前来瞻仰祖先,指认亲人,届时承蒙关照,但这都是今后的事了。关于来信托问之事的处理,从九卯公后算起,包括张氏婆一墓,凡是我等没有后辈子孙在那里料理(扫墓祭祀)的,切望兄等一并照管,代为祭扫祖墓。

兄秉持孝子仁人之性,注重明礼联谊之行,那怕是数十年的支脉,都视为一体,更何况一支是龙公之裔,一支是卯公之后,骨肉最近,根气相连,脉脉相关之情,想必愈久愈诚挚深厚。如此,先灵将永远沐浴其后代的香火,远逝的祖宗必将长怀后代孝敬之德,九泉之下,定无怨恨了。即使百代之后的子孙,要是蒙受恩惠,因先灵感激爱戴,老天也会相助的。今后科弟连绵、光宗耀祖的人,估计一定是兄等的后人了。拜托拜托!甚望甚望!

至于帝毓公(仕为)的下落,听说从广汉移居彭县的米筛泉(在彭县九尺镇)后,至今已50多年了未闻音讯,不知他们的近代子孙怎么样了。有人说又归属我宦和公皆属讹传。啊,一根之亲,却不能聚在一起,九族聚居的故土何日才能同游,遥望洞庭湖(湖南老家)啊,心悲伤!思岣嵝山(湖南衡山)啊,泪涟涟!人谁能无情,谁能排遣这种乡愁,我当然感慨万分了。

现今鱼凫、蚕丛的蜀国,古称天府之国;有碧鸡金马(有碧玉像鸡、黄金像马的宝物),一直冠以名区。拜访文翁的石屋,发现这里大有贤人;拜访司马相如的琴台,又遇许多奇士。而我混迹其间快一辈子了,还未能浸染熏陶、成就功名、光耀门第,不能锦衣还乡,拿什么来面对祖先的灵位和岩山的父老乡亲啊!可知侥幸进入仕途不必寄托在他乡人的身上,大振家族声誉的愿望只寄托在故里了。想今日两地私房话,说尽我的断肠语言,但愿他年高中(进士),皇帝殿试排名后,在殿下聆听卫士唱名传呼(第一甲…第二甲…第三甲…的名次)时,我们能在一起伸出调羹之手,共庆成功吧。

撰文:王茜

鸣谢:金堂傅勇先生